19
2014
07

环保高压 煤炭贸易商转行

  从前热闹的秦皇岛煤炭交易大厅,近期变得非常冷清。贸易商陈明目前还坚持着做煤炭贸易,他说自己可能也坚持不了多久,正在考虑转型,比如改做粮食贸易。因为眼下煤炭贸易已经没法再做下去了。他的同行已经纷纷改做其他生意。

  

  以京津冀为代表的地方环保系列政策先后出台,此前秦皇岛港数百家南来北往的煤炭贸易商,先后都离开了秦皇岛港等港口。当年熙熙攘攘的港口交易大厅如今冷清了不少。

  

  陈明很怀念2008年雪灾那年,煤炭交易量和价格都达到了历史最高点。交易大厅聚集了很多等待办理交易手续的人。贸易商的日子非常好过,也赚了不少钱。“眼下交易就非常清淡了。交易大厅几乎看不到多少客户。目前煤炭需求减少,煤炭价格连续下跌,大企业之间都直接去对接交易了。大煤炭企业主动去找大电厂、大钢厂等煤炭客户,希望能卖他们的煤炭。”陈明说。

  

  眼下,中国煤炭行业龙头企业中国神华正在用降价促销的方式吸引客户并扩大市场占有率。他们从6月26日至今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接连发布5次降价政策。而其他煤炭生产及贸易企业,比如中煤能源也紧紧跟进,中煤能源对7月长协价格不断做出调整,各煤种价格再度下调5元/吨。

  

  随着煤炭价格的一路下跌,一些煤炭企业陷入亏损境地。截至7月16日,已经公布上半年业绩预告的18家煤炭公司中,有16家公司预提减值和亏损。

  

  环保重压

  

  陈明说,煤炭企业正忙着找电厂、钢厂等客户,不敢再当坐商,甚至煤炭大企业的大老板也亲自出面跑客户。这已经是最近一段时间的常态。“原来在秦皇岛港交易市场,南方来的代表电厂采购的贸易商以及钢铁等大企业用户在港口交易市场就能够完成交易工作,如今煤炭企业要把这些煤炭送到电厂钢企等大用户的家门口了”,陈明说,此前他们一直对接神华、中煤、山煤等煤炭企业和电厂、二级经销商等。如今钢铁企业压缩、电厂直接与大企业对接,环渤海地区价格又都很透明,所以贸易商已经没有生意再做下去。

  

  陈明说,按照京津冀发展区域规划思路,要将生态环境规划放在首位,构建京津冀生态保护一体化格局。随着京津冀统一环保立法、统一监管标准和联合执法,高污染高耗能企业的生存难度进一步加大。

  

  今年5月,国家三部委联合下发《能源行业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提出能源行业治霾的近期和中期的等具体量化目标,逐步提高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区域和山东省接受外输电比例,力争实现煤炭消费总量负增长。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和山东省净削减煤炭消费量分别为1300万吨、1000万吨、4000万吨和2000万吨,共计8300万吨。

  

  连续降价

  

  进入6月份以来,环渤海地区主流动力煤品种交易价格处于下降通道中。截止7月16日统计,价格指数连续七周下降,累计下降了31元/吨,价格指数水平继续刷新2010年10月13日发布以来的最低记录。

  

  从6月26日起至今,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以5500大卡北方港口平仓价为例,神华动力煤长协价格累计降幅已达40元/吨。这家国内最大煤企带头降价,使得国内其他煤企,处境将越发艰难。部分煤企已经陷入亏损边缘。大煤企日子不好过,小煤企则先后关闭。

  

  降价的不是一两个港口,据秦皇岛煤炭网统计,24个港口规格品中,价格下降的港口规格品由前一期的13个增加到了21个;价格持平的港口规格品由前一期的10个减少到了3个;没有价格上涨的港口规格品。

  

  截止到目前,秦皇岛港堆满了煤炭。秦皇岛煤炭网数据中心显示,截至7月13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为730.5万吨,一周内增加了20万吨。北方中转港口煤炭库存量也在连续增加,截至13日,环渤海四港秦皇岛港、曹妃甸港、京唐港区、天津港的煤炭库存已连续四周保持在2000万吨以上。

  

  金友期货分析师表示,如今电厂库存处于高位,6月27日电厂库存为1385万吨,广州港库存高达328万吨,防城港、宁波港,可门港都是将近满仓,甚至出现船舶无处卸货的情况。

  

  而煤炭行业盈利情况不容乐观。数据显示,今年1-5月份,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32个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个行业持平,8个行业下降。煤炭行业利润是8大利润下降的行业之一。而且降幅较大,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43.9%。

  

  金友期货分析师表示,神华带头降价后,海运费依旧低迷,船东对后市仍然悲观。神华降价,中煤、同煤等其他大型煤企马上跟进调价,弃利润保市场份额成为煤企的共识。

  

  陈明说,今年大多数贸易商都处于观望中,煤炭贸易做得少,看得多。谁都不敢压煤,因为压了就降,降了就亏。今年基本不太敢动。煤炭行业正处于重组整合当中。年产90万吨以下的小煤炭企业死掉很多。

  

  目前煤炭贸易商都处在观望当中,也有的就地转向、做起了煤化工等项目。已经做了近20年煤炭贸易的陈明,目前也正在打算转型做粮食贸易。

  

  陈明说,2012年之后煤炭贸易就渐渐变得艰难起来,煤炭价格在最近2年间,每吨大约降了500-600元,几年前价格高峰时煤炭交易价格曾经到达过每吨1100元,而今已经跌至每吨500元以下。

  

  陈明见证了煤炭行业曾经的繁华和眼前的低迷。他说,从前人头攒动、交易热烈的场面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